资讯 > 导购文章 > 三大经济强省人口流动的秘密

三大经济强省人口流动的秘密

摘要:人口与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关系尤为密切,从浙江、江苏、山东三个省份的人口和经济格局能看出:核心城市的首位度越强,带动能力就越好,经济增速也保持较高的水平,人口吸引力也提升到较高水平。
 丁祖昱 丁祖昱评楼市 
1.jpg
本文共3219字,阅读大约需要11分钟。


人口与一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关系尤为密切,从浙江、江苏、山东三个省份的人口和经济格局可以看出:

核心城市的首位度越强,带动能力也就越好,经济增速也保持较高的水平,人口吸引力也提升到较高水平

譬如浙江,杭州和宁波的GDP在全省的占比分别为24%、19%,合计高达43%,浙江也是GDP增速最快的省份,近三年人口机械迁入量总和达99万人,人口集聚能力大幅提升。

江苏核心城市的经济占比虽然不及浙江,但是省内第三极城市无锡近些年发展势头回升,“三足鼎立”之势再度确立。

相比之下,山东省下辖的核心城市青岛和济南的经济集中度都太低,合计起来总共也只有28%,较浙江低了15个百分点,人均GDP和经济增速也在三省居于最低水平。因此使得山东人口外流严重,近三年超过70万人

2.png



3.jpg

近三年山东人口流出量超70万


近三年山东、江苏、浙江三省常住人口总量均保持快速增加,尤其是浙江和山东两省近3年常住人口累计增量均在200万左右,但导致这一增长的原因却截然不同:


浙江人口机械增量和自然增量“均好”,均为99万,山东人口增加主要是自然增长所致,由于放开“二胎”、山东的2016、2017年生育率均超17.5‰,近三年人口自然累计增量高达270万,与巨大的人口自然增量对应的是,近三年山东人口流出量也超70万人。


4.png



5.jpg
苏州、临沂常住人口超1000万


从省内人口格局来看,三省整体表现一致,均呈现多核的城市格局


以浙江为例,就有杭州、温州、宁波三城常住人口超过800万,而江苏除苏州常住人口超1000万外,另有徐州、南京两城常住人口均超800万。


而人口大省山东常住人口超800万的高达6个,分别是临沂、青岛、潍坊、济南、菏泽、济宁,其中临沂以1062万的常住人口居于榜首,副省级城市青岛和省会城市济南常住人口在省内分别居于第二、四位


6.png


在这其中,从2018年浙江、江苏和山东三个省份核心城市的人口集中度来看,杭州居首,增加了0.8个百分点,究其原因,主要是杭州近些年互联网经济蓬勃发展,常住人口大幅增加,单2018年杭州机械迁入量就高达27.7万人


而苏州近些年受产业转型的影响,人口吸引力明显落后,除无锡外,在7个城市中人口增量最少,近三年其常住人口仅增加10.6万人,人口集中度停滞不前,这在三个省份核心城市中是唯一的。


7.png


另外,近三年大部分中小城市常住人口也呈上涨趋势。


究其原因,主要是前两年是二胎政策放开之后的红利集中期,常住人口增量较大,而随着累计生育意愿的释放殆尽,人口自然增长增量进入衰减期,使得常住人口规模略有减少。


8.png


上海相较北京对于山东的吸引力明显提升


根据2017年全国流动人口调研数据显示,山东籍省内流动人口占比近六成,流向省外的约占四成。


值得注意是,与2013年相比,山东籍人口流入上海的比重显著提升,由6%增至8%,增加了2个百分点,北京的比重却减少了2个百分点,上海相较北京对于山东的吸引力明显提升。


9.png


省内流动方面,2017年山东流动人口中流向济南的比重达35%,略超过青岛的31%,两城占比合计高达66%,这一比重与2013年基本无异。


与此同时,在对省外人口的吸引力上,青岛明显高于省会城市济南,外省流入人口近济南3倍,这与青岛的政治地位、城市形象和经济发展均有较大关联性。


同时,省内经济发展较好的城市烟台、威海、淄博等城市对于省外人口的吸引力也在逐步提升


10.png


浙江人口外流的首要目的是经商


从浙江的流动人口来看,近七成人口外流至其他省份,其中上海居首,占比达15%,其次是江苏省,占比为9%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与其他省份外出目的多为务工/工作不同,浙江人口外流的首要目的是经商,占比高达42%,远高于务工/工作占比21%。


就浙江籍经商的流动人口中,多来自温州、台州,两城经商流动人口占全省的比重分别为30%、23%,经商氛围十分浓厚。


省内流动人口方面,杭州和宁波分别居于前两位,这主要受益于近些年杭州和宁波产业经济提升明显,尤其是杭州的互联网经济使得杭州综合实力有了极大的提升,加之在人才新政的利好下,使得杭州的人口吸引力在全国都居于前列


除杭州和宁波外,其余中小城市的比重大都呈现下降趋势,人口吸引力均呈下降趋势,譬如金华,2017年人口吸引力占比较2013年下降了4个百分点


11.png


浙江近三年人口机械迁入量高达99万,人口聚集能力居于全国前列。分城市来看,2017年核心城市杭州和宁波平分秋色,省外人口吸引量占比均占20%


而在杭州、宁波吸引力大幅提升的同时,金华和嘉兴外来人口流入占比较2013年大幅下滑,均下降了5个百分点,外来人口吸引力由第一、二位分别降至第四、五位。


究其原因,主要是尤其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使得产业人员数量减少,使得两城人口集聚能力明显降低


12.png


苏州外资大量撤离人口流入趋缓


江苏人口流动省内和省外势均力敌。在对省内人口的吸引力上,苏州依然居首,2017年苏州的省内人口流入量(以下简称人口流入量)达108.7万人,其次是无锡,人口流入量达54.3万人,反超南京,人口集聚力进一步提升


值得注意的是,苏州受外资大量撤离影响,经济增速明显趋缓,导致外流人口流入量增速趋缓,2017年人口流入量较2013年仅增加了1%,不及无锡增速3%,南京人口流入量更是连年下滑,2017年人口流入量近52.2万人,较2013年下降3%人口集聚力明显被削弱。


常州、镇江是除去苏州、无锡、南京三个核心城市之外主要的人口流入地,2017年流入量分别为27、12万人,但近些年人口集聚力也有明显地下滑,其他非核心城市中,由于本地产业落后,就业机会少,人口均呈外流趋势。


13.png



14.jpg
经济发展与人口增长关系更为直接


在省内有多个城市消费、教育、养老等基础条件“均优”情况下,经济发展对人口流动也更加直接。就目前各城市人口规模和经济体量的均衡性来看,我们可以将三省城市分为三类:


第一,经济占比超人口占比较多的城市,大部分都是核心城市,譬如杭州、宁波、南京、济南、青岛等,人口集中度多呈上升趋势。


也有两个特殊的城市不得不提苏州和无锡,苏州近些年由于外资撤离,经济发展速度落后,人口集聚力受到一定的影响,增速不及无锡。受产业转型的影响,这种趋势短期内还将继续延续,因此房地产需求增长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。


而无锡则相反,产业经济依然保持较大活力,2018年其地区生产总值11438.62亿元,在全国排在第14位,在三四线城市中居于首位,同比上年增长7.4%,按常住人口计算人均生产总值达到17.43万元。


近些年人口集聚能力增速较为突出,与其类似的还有烟台、淄博这类城市,人口集聚力有增长之势


第二,大部分中小城市在省内的经济份额和人口份额差距不大,或略低于人口份额,这一差值在-1%以内,譬如镇江、舟山、扬州、日照、泰州、湖州等,这类城市人口增速相对稳定,人口集聚力并未有十分显著的变化,房地产市场也保持相对稳定。


第三,经济占比明显落后于人口占比的城市,落后的比重越大,人口外流的可能性就越高,典型如温州、台州、宿迁、菏泽、临沂。以浙江省温州、台州两城市为例,近三年人口净流出量分别为8.34万、2.67万,是浙江省11个地级市中人口净流出的唯二城市。


菏泽和临沂更是如此,人口净流出量在全国都属于前列,菏泽更是在去年年底就取消限售,成为首个取消楼市限售的城市,在取消限售的背后,是由于其面临着严峻的人口外流,内生购房需求严重不足


根据统计局数据显示,菏泽户籍人口超1000万,但是2018年其常住人口仅有876.5万人,人口外流量在150万左右。


这些城市都有或者优势产业不明显、或者面临产业转型升级,目前难以承载更多的就业人口,因此外流显现较为突出,使得房地产市场受到较大影响。


当然,这种情况并非一成不变,徐州也是一个典型的经济占比明显落后于人口占比的城市,但是近些年徐州产业转型明显提速


2019年8月30日,发改委、科技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建设的通知》,明确支持徐州建设产业转型升级示范区,产业转型升级的加速加大了徐州人口的集聚能力,2017年常住人口机械迁入量高达4.36万人,人口回流量较2016年大幅提升,人口集聚能力有明显的提升,预计这一趋势仍将继续延续,为城市的住房需求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,房地产市场发展长期无虞。


15.png



— END —